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LOL菠菜官网,lol菠菜竞猜app > 玉蜀黍属 >

村里常有一些担着挑子的送货郎来卖货?玉黍黍

归档日期:09-2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玉蜀黍属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有许多小孩爱围着货郎的小摊瞧热闹,拿拿这个摸摸那个的,久久不肯离开。也有哭呀闹啊的,非让大人给自己买喜欢的小玩艺儿……

  送货郎手里摇着拨浪鼓,嘴里不时的吆喝着。一个鸡蛋大概能换数个糖果或一小纸包针什么的。也有的拿糙麦、高粱、玉米等,来换些大坷垃盐,酱油、醋之类的生活用品以贴补家用。

  太姥家不富裕,平日吃不起白面馍,天天净吃些高粱面的黑“窝窝”了。“窝窝头”是将高梁面掺杂些麸皮、豆类等杂粮用石磨加工成杂和面,拌水后把面在盆里揉揉,做成“窝窝”的形状,放在蒸笼里蒸,数十分钟后就该出锅了。新鲜出锅的“窝窝头”带着淡淡的清香,不沾油也不沾糖的,吃起来倒也香甜。起初,我就很喜欢吃,还直夸“好吃、好吃”的。可没新鲜两天,我对“窝窝头” 就没了兴趣。这黑“窝窝”吃多了,肚子不舒服。看来,这农村的高粱面“窝窝头”还是没咱城里的白蒸馍好吃啊!

  等我长大些,再次来太姥家时发现,这里的人们做饭烧火用的是烟煤,煤火代替了柴禾。吃饭有玉米面馍,或用小麦和一些粗粮做成的花卷馍,再者就是白蒸馍了,可唯独不见高粱面做的“窝窝头”,我心里不免顿生疑惑。

  那天,太姥家里来了不少的亲戚,有舅老爷,舅舅,大姨、小姨的`,他们边陪妈妈说话,边逗我开心。门口站满了很多左邻右舍来看热闹的小孩子,有的瞪大了眼睛,稀奇地看着我这个从“远方”来的客人,有的主动过来和我说话,有的从家里捧些枣、花生让给我吃。

  过去,一般的农家日子过的都很紧巴,村民大多也没什么钱儿。谁家想买一些如针线儿,糖果、小镜子之类的东西,由于缺钱,就拿家里的鸡蛋、高梁面去兑换。村里常有一些担着挑子的送货郎来卖货。

  那天去逛街,见路边竟有卖高粱面“窝窝”的,很是稀罕。眼见心馋,遂就买了两个黑“窝窝”,吃得满嘴香甜。只不过,这高粱面“窝窝头”绝非是我小时记忆里的那种味道了。

  太姥家离县城较远,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交通工具,上趟县城主要靠步行,或说说好话,趁着别人的马车捎个脚儿。村民进趟县城一般还要再备些干粮,以便路上肚子饿了好垫吧垫吧,充充饥,吃的也就是些窝窝头、煮红薯,或者烤熟的玉黍黍等。家境好点的人家把高梁面和小麦面变着法儿做成花卷馍带着路上吃。

  时光荏苒,岁月无情催人老。当年的我还是懵懵懂懂的娃儿,如今都到了“知天命”的年龄,胡子花白的成了“老”人了。

  太姥姥离开我们已有多年了,可太姥那和蔼可亲,眉目慈祥,充满善意的笑容却深深的留在我的心里,而且越来越深了。

  到了晚上,家家户户照明点的是煤油灯,晚饭直到天黑了才开始做,当人们端起饭碗吃晚饭时,外面的夜色已变得更加的黑了。

  一次吃饭,我故意打趣的提出:还想吃高粱面的“窝窝头”!家里的人们闻讯赶忙找左邻右舍去打听,好半天才讨来了两个高粱面的“窝窝头”。再吃,没有了过去那种香甜的感觉,倒有一种苦苦的,涩涩的味道,难以下咽。

  庄户人家做饭都是用地锅,要一边往炉膛内添秸杆、树枝等柴禾,还一边“呼哧、呼哧”手拉风箱儿帮助烧火的那一种。每做一顿饭,都是现生火,遇到雨天柴火湿,屋子里会烟雾腾腾的,滚滚的浓烟把做饭的人呛的直流眼泪,不住的咳嗽,很是辛苦。

  小时候,我跟着妈妈来太姥家串亲戚。太姥当年已是逾八十高龄的人了,可她的精神头儿却很好。只不过,她那饱经沧桑的脸上布满着道道很深的皱纹,嘴里的牙全掉光了,平日只能吃些软食,常爱抿着嘴慢慢的咀嚼。我见她吃饭时嘴角晃动的样子颇感好笑。太姥见到我就像见了什么“宝贝”似的,把我揽在怀里爱抚的问长问短,嘘寒问暖,生怕我受什么委屈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hancockfair.com/yushushushu/365.html